车祸儿重残 瞒娘十五年

www.zjvnet.com/news  2010-12-11 23:400    来源: 未知   我要评论  

 15年前的那场车祸,把榆林小伙宋天意固定在了轮椅上;15年的善意隐瞒,孝顺儿只能和母亲在视频和梦里相见。

  母亲八十大寿,他却不能到母亲跟前祝寿。目前,这个谎言仍被宋家6兄妹精心维护着,也许会永远瞒下去。

  六兄妹共圆一个谎

  母亲肺气肿、心脏病比较重,没离过药,车祸的消息对她是残忍的

  多想母亲摸摸我的脸

  1995年6月30日,22岁的宋天意去榆林出公差,由于单位司机酒后超车,车辆与一辆大车迎面相撞。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宋天意被送到医院抢救了56天,死亡通知书下了很多次,当时单位已经为他买好墓地准备好棺材与寿衣,可由于抢救及时每每逃出死神魔掌。后来宋天意被辗转送到西安、吴堡等地接受治疗。

  “多少次总是死里逃生,我才明白,这也许是天意,我应该好好活着,所以把名字‘探义’改成‘天意’。”12月10日,坐在轮椅上的宋天意说起那场改变自己命运的车祸很平静。自车祸后全身瘫痪,他说,15年来,他坚强地活下来,其实就是为母亲活着,“梦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奇迹般地站起来,走到母亲身边,微笑着让老母亲用那双长满茧的手,抚摸我的脸,那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!”

  生于1974年的宋天意,老家在吴堡县一个小山村,他是家中的老小,上面有一个哥哥4个姐姐,10岁时父亲去世,是母亲含辛茹苦地把他们抚养成人。哥哥姐姐都是恢复高考以后通过考上学后被分配在外面做事,他15岁考上榆林技校,18岁分配到榆林地区税务局大柳塔分局工作。

  单位领导帮着圆谎

  “从我记事起,母亲身体就不好,肺气肿、心脏病比较重,始终没有离过药,家中常备氧气瓶。我舅说我母亲的身体能熬到我也外出参加工作,是我哥我姐们孝顺、治疗及时也保养得好。所以我出事后,虽然也有人主张应该让我母亲知道,但我们兄妹认为这个消息对母亲来说是要命的,正如我舅说的‘你妈的命是你们给的’,她如果知道真相肯定缓不上气来,所以我们决定隐瞒,绝不能让母亲知道她最心疼的小儿子出事了。”宋天意眼含泪花地说,“可刚出事那会儿母亲好像感觉不对,当时非要去神木大柳塔看我。为了不让母亲知道情况,我们单位领导亲自跑到吴堡去给母亲说‘您儿好着呢,表现好有前途,单位派去广州了。’母亲这才信了。”

  视频“儿媳”稳住母亲

  宋天意的三姐宋米英说:“吴堡地方小,熟人多,一怕亲戚不小心说漏了,二也怕母亲独自一人在老家想念天意,影响病情,我们就把她接到榆林,跟我们一起生活。”当时,宋天意的侄儿侄女外甥们都被大人们瞒得严严实实,看哪个嘴牢、哪个懂事才陆续告诉真相。

  2007年,有一次,宋天意给母亲打电话,他四姐10岁的儿子当时也在场,一看来电显示就喊“舅,你在榆林?”当时把他吓得不轻,赶紧说“我在广州,是串线了。”四姐在旁边忙岔开话题,才把这个谎圆了过去。从此以后,他母亲的电话被取消来电显示功能。也是在那一年,宋天意的外甥要结婚,母亲当时情绪激动,又闹着非要去广州看儿子不可,最后天意找来个女同学,通过视频告诉母亲自己有对象了才把老人稳住。“前一向,通话时,我妈高兴地说给我对象买了金镯子。听这话我心酸不已,但只能笑着说人家不爱那些。”

  也许永远都不能见了

  每次通话,妈都哭着让我回家,说“我都快记不清你的长相了”

  10米外偷偷看看娘

  15年来,“互为精神支柱,一个月打一次电话,说说我在外边的情况,半年视频一次。数量严格控制,怕一不小心露出马脚瞒不下去,让我们兄妹多年的心血泡汤,也怕电话多了更加让老人挂念。”宋天意说,“有一次,实在是太想念母亲,三姐便开车带我过去,她将母亲从房间带到楼下,妈妈距我坐的车只有10米。透过车窗玻璃看到母亲熟悉而陌生的脸庞,我心如锥扎,泪流满面。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。我当时很想叫一声妈,走到她身边,再听听她的唠叨和责备,向她倾诉一下我15年痛不欲生的苦楚。最后,理智还是战胜了冲动,含着泪默默离开了。”

  宋天意目前所在家属院距离母亲的住地直线距离不过1000米,但每次与母亲通话视频,宋天意“不是在广州就是在外国”,看到母亲脸上思念的泪水,天意强忍心中泪水笑着安慰母亲。“每次打电话,我妈都哭着让我回家,并说‘我都快记不清你的长相了’,听这话我心如刀割。听哥哥姐姐说,多年来,她一直在床头挂着我的一张相片。”

  总往母亲住的方向望

  宋天意最怕逢年过节,有一年,央视春晚歌颂母亲的节目看得他撕心裂肺。母亲也是如此,宋米英说:“过年总怕老人想天意,就给她说点我们编好的天意在广州工作生活上的情况。”老人常常委托女儿们给天意邮寄东西,如红枣、瓜子等特产。天意拿出一个盒子,里面满满的全是老人“邮寄”来的鞋垫,有几十双。“全是我妈托别人做的。”天意说。

  天意说:“15年来,我没有在她身边给她尽过一天孝。在她80岁生日的时候,我也不能给她叩个头。听哥哥姐姐说,我妈的身体越来越不好了,有一叶肺已经完全失去功能,而另一叶肺,也只有三分之二的功能,每天要吸三四个小时的氧气才能维持。我真担心她,多少次,我悄悄地向她住的地方张望,恍惚中看见她向我走来,想不顾一切地冲过去,可又被不争气的双腿拖住。”

  “儿在广州”母亲自豪

  “奇迹不会发生,我要站起来的希望很渺茫,所以这一辈子不能见到母亲了,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宋天意眼含泪水地说。姐姐宋米英说:“这是人生最大的遗憾,天意可能永远也无法回到母亲身边,只能跟我们一道把这个谎言编下去。也许只能等母亲弥留之际,母子相逢伤害才最小。”

  10日下午4时,为了避免给老人家健康造成不良影响,记者以宋米英西安同学的身份看望了宋天意80岁的母亲。老人家目前与保姆一起生活在榆林东山一座独家小院里。老人家看起来精神矍铄,笑脸盈盈,待人非常热情。在老人的卧室,记者看到,床边是两个氧气瓶,床头有两张照片,一张是宋天意的,一张是大儿子的。提起两个儿子,老人很自豪,笑得嘴都合不拢:“都有出息,一个在吴堡,一个在广州。”说了一会家常话,看见老人家呼吸不畅,我们便匆匆告辞。

本文标签

发表评论
上一篇:没有了
广告位

网友评论(发表)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
发表评论

内  容:
验证码: 看不清?点击更换验证码 看不清?点击更换验证码
 
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! 浙江信息港 QQ:283271118

浙江信息港-浙江人的生活圈子 版权所有 网站内容均来自互联网 转载请声明出处

浙ICP备10020637号 浙江信息港 关于我们